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朋友说他准备给孩子换个幼儿园了。这已经是他半年里第三次要给孩子换幼儿园。第一次他说孩子的外教老师有口音;第二次说幼儿园里有个孩子一不顺心就尖叫,自己孩子现在也变得喜欢尖叫了;这一次他说幼儿园给孩子打小红花,他很不认同这种教育方式。

 

我估计,用不了俩月,他还会继续换幼儿园,可能的原因包括:老师不给孩子喂饭,老师当中挖鼻孔,老师爱吃大蒜,老师不抱他的孩子(说明不爱孩子)或者老师抱了他的孩子(可能性侵孩子)……等等吧,最大的可能性是我说的这些都不对,因为他总能找到令人刮目相看,惊为天人的原因。

 

而像我朋友这种家长,好像每一所学校的每一个班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其实我特别理解这些家长,关于孩子教育问题,在所有家庭都是世纪工程,巴不得孩子能够按照自己预想的那样成长起来。而实际情况却比想象的最差情况还要糟糕,于是有的家长就开始学孟母,三迁完全不能满足他们了,简直就是“走读”,走到哪,读到哪。要不是这个过程本身就很痛苦,都让人很怀疑他们就是利用免费试读的空子,这么一家一家读下去……别说,把北京所有幼儿园都读一遍,孩子应该也能上小学了。

 

 

重视孩子的教育问题当然很重要,但是像我朋友那样的,我觉得就是一种病态。这种病就像洁癖,他们期待着孩子能够只生活在他们认同的生活习惯和价值观当中直到长大成人。而在这个过程中,只要有一点与自己的想法相悖,就忙不迭的逃开保护起来,仿佛孩子多待一天都会被坏思想腐蚀,从此就不再纯粹了一般。

 

有回和一个幼教老师聊天,她说起自己班上有两个孩子先后转学了。其实原因都很鸡毛蒜皮——关于睡午觉。

 

按学校规定,中午孩子们都是要睡午觉的。但实际情况却是有的孩子能睡,有的孩子不想睡。这位幼教老师的态度其实蛮开放,能睡的孩子就睡,不能睡的就躺着,但不许吵。

 

但她班上有两个家长,一个家长是要求必须要让孩子睡,而另一个就是别逼孩子睡。这就比较麻烦了。因为小孩子都是有样学样,如有一个孩子不睡,那么就会有孩子学样不睡。于是,先是那个必须让孩子睡的家长找她,质问:为什么不让孩子睡午觉?

 

这位幼教就只好要求所有孩子都睡,没几天那个不要求孩子睡的家长又找来了:孩子睡了午觉,晚上就睡特别晚……

 

最后,那个不要求孩子睡午觉的家庭率先转学了,理由是:睡觉都严格要求的学校会限制孩子的自由性格。

 

本以为这就好了,可没几天,那个必须睡的家庭也转学了,理由是:睡午觉这么常识性的问题,学校居然都执行不到位,将来孩子会变得自由散漫,无组织无纪律。

 

好吧……祝这两位家长找到一所像分男女厕所一样将孩子分为“睡午觉班”和“不睡午觉班”的学校。

 

加油啊!你们是最“胖”的!

 

,数据采集,

 

那些家长所期待的那种教育“净土”是不存在的,这是一个基本常识。别说学校了,即使在一个家庭当中,也不可能达成完全的共识。

 

上周,和丈母娘发生了一点小分歧。

 

那天是周末,到了吃饭的时间,女儿却还要继续玩儿。所有人都坐到了餐桌上叫她来吃饭,她既不过来,也不回答,就是完全沉浸在自己创造的“狮子王”世界里,戴着一副毛线手套假装狮爪,认为自己是“辛巴”。

 

看到孩子没有反应,我就说:开心,如果你现在不过来吃,那么我们吃完就会把晚饭收走,你饿了,就只能等明天的早餐了。

 

这是我和太太一贯的态度和教育观念——自己的事情,让孩子自己操心。但在吃饭的问题上,从来没有实现过(哭)。因为之前家里有阿姨,现在岳父岳母在。这种事情只要有老人们在家里,基本就是条不可被执行的要求。

 

所以,当我这么说完,见孩子依然没有反应的时候,我就甩开腮帮子开始大吃起来。那天伙食还特别好,有卤牛肉、有大虾……我是真的没准备给孩子留吃的。

 

但是丈母娘一看,就坐不住了,从餐桌起身去地上抓孩子,打算硬摁过来吃饭。见状,我就说:随便她,不想吃不要硬让她吃了。

 

丈母娘听到我的话,大约是有点不开心的,说:你可以这样,孩子不行。

 

我说:吃饭是她自己的事情,不要弄得你比她还紧张。

 

丈母娘抓女儿几次都没有达成她的战略目的,最终只得气呼呼坐回饭桌上来。而女儿在几分钟之后,也许是“电池耗尽”,便自己爬到桌上来吃饭。直到此时,丈母娘的心情才好了起来。

 

这看似只是一个吃饭的问题,但其实就是两代人的教育观念和教育理念的不同。但是不是因此我就要和家人们坐下来谈一谈了呢?不!我反而是乐见于孩子生活在一个价值观更多元复杂的环境当中去形成她自己三观的。就像我的女儿在上幼儿园之后也学会了尖叫,但我不会因此就给她转学。我知道,这样的行为变化,很可能是在幼儿园中看到别的孩子这么干了而学会的,但我并不认为女儿学会了用尖叫来表达情绪就是学坏了。恰恰在这个时候可以更好的与她交流什么样的沟通方式是好的,是有效的。大约经历了三个多月尖叫之后,女儿便很少使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情绪和解决问题,而是学会说:你能不能……

 

 

女儿刚进幼儿园的头半年,时不常会病一病的。大家都说,幼儿园再什么消毒终究是公共环境,不比家里卫生,所以孩子需要适应一段时间。我觉得,这是很有道理的。而其实,孩子自从上了幼儿园也会时不常带回一些不好的习惯,比如有段时间喜欢打阿姨,比如上头讲到的没事就尖叫……但在我看来,这也不过是“小发烧”而已,她从一个单纯的家庭价值观当中进入到一个复杂的社会价值观当中,也需要学习和适应。这就像在无菌环境中长大的孩子,身体是极为脆弱的一样。一个人如果是在一个“无菌的价值观”当中成长起来的话,那他同样是不堪一击,现在这社会最喜欢这样的人了,因为好骗!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朋友在圈里转发了前几天发酵的学校“食堂门”事件——多家国际学校被曝使用腐臭僵尸肉和发霉蔬菜给孩子们做餐饮。她是一个三岁多孩子的母亲,不无焦虑地写下评论:

 

看着都想吐,国际学校的食品供应商都是这样的食品质量……发霉变质。继红黄蓝以后陆续各种曝光……我有恐学症了。

 

然后另一个朋友在下头跟帖:

 

哈罗也是啊,幼儿园给娃喝的橙汁都是勾兑的。

 

对于类似事件的曝出,我是早有心理准备。并不是我有什么特异功能可以未卜先知,也不是佛系了,看淡一切。而是当了一段时间自媒体之后,早就发现了一个诡异价值观——当我说拼多多假货时,有评论说“商人嘛,唯利是图正常”;当我说柳传志不做芯片是因为没有情怀时,有评论说“商人嘛,唯利是图正常”;当我说影视圈数据造假时,有评论说“商人嘛,唯利是图正常”;当我说雪乡宰客时,有评论说“商人嘛,唯利是图正常”……

 

是啊,当大家都认为作为商人,唯利是图很正常的时候,那么红黄蓝也好,假疫苗也好就都不奇怪了,因为他们都是——“商人嘛,唯利是图正常”。

 

 

唯利是图什么时候变成褒义词了?

 

有时候我就会坐下来想:要是科学家把实事求是,精益求精带到平时的日常生活里来,是会没朋友的;军人把令行禁止,一丝不苟带到生活里来,是会被骂有病的。可唯独商人,把唯利是图,斤斤计较带到生活里来,大家好像无所谓,甚至还颇有赞许。由此可见国人对于金钱,财富的奴颜卑膝已到跪舔的地步。

 

在市场,缺斤短两只要不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们都是可以去理解的,因为这不过就是唯利是图嘛;卖东西的以次充好只要不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们也都是可以去理解的,因为这不过就是唯利是图嘛;资本圈割韭菜,只要自己不是那个韭菜,他们也都是可以去理解的,因为这不过就是唯利是图嘛;企业暴力裁员,只要裁的不是自己,他们也都是可以去理解的,因为这不过就是唯利是图嘛……

 

好伟大的国人,理解万岁呢!

 

 

,数据采集,

曾经这种理解让我困惑了好长时间——平日里都挺鸡贼计较的人,怎么在这个问题上都如此通情达理,善解人意呢?

 

一天恍然——

 

偶然的机会听到一个故友的消息——那是我少年混迹街头时的哥们儿。他最近被当做黑社会分子判了。

 

我们几十年没有联络,他的模样在记忆里都模糊了。唯一给我留下印象的一件事是当年在他家看孙红雷演的《征服》。铁铮铮一条汉子看最后竟然嚎啕大哭起来。据他自己说,因为他特别理解孙红雷演的那个角色,特别懂他,被他感动了。

 

原以为是电视剧拍得好。后来当听说他被当黑社会抓起来后,我忽然想到——这可能就是他的宿命吧,他与那个角色本来就是同类人,才会如此心意相通。

 

由此我就想通为什么那么多人会特理解唯利是图了:

 

因为他们也是同一类人。唯一的区别是,有的人有利可图,而有的人暂时还无利可图罢了。所以,无论“唯利是图”做了什么,他们都是会去理解的,因为他们易地而处也会这么干。他们不恨“唯利是图”做的任何事,他们只恨自己竟然不在那条邪恶的利益链上能分一杯羹。这个道理就像监狱里的狱友更容易共情,精神病院的病友更方便沟通一样。

 

 

当“唯利是图”成为一个国人默契和社会共识的时候,什么假疫苗啊,什么红黄蓝啊,还有什么给孩子吃变质腐烂的食物啦……都是必然的结果。因为“唯利是图”是没有什么底限的,连“盗亦有道”都没有,彻底放飞了自我。

 

什么蝇营狗苟,什么狗尾续貂,什么瞒天过海,什么伤天害理……只要说:“我是商人。商人不就是唯利是图吗”便立刻被理解和原谅了,甚至还可以理直气壮起来。这时,再说什么道德,什么良心,都不是对牛弹琴了,而是对牛粪弹琴。因为当任何底限都可以在“唯利是图”的粉饰下变得模棱两可,含混不清的时候,别说道德,即使法律都会显得苍白得像张手纸。

 

有个朋友曾经留言给我说:你写那么多,有用吗?

 

回:连呐喊都不会的人只配默默死去。

 

我就这么嚷嚷着,权当是练习。这样就不怕需要呐喊时,喉咙里却没有了声音。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朋友在圈里转发了前几天发酵的学校“食堂门”事件——多家国际学校被曝使用腐臭僵尸肉和发霉蔬菜给孩子们做餐饮。她是一个三岁多孩子的母亲,不无焦虑地写下评论:

 

看着都想吐,国际学校的食品供应商都是这样的食品质量……发霉变质。继红黄蓝以后陆续各种曝光……我有恐学症了。

 

然后另一个朋友在下头跟帖:

 

哈罗也是啊,幼儿园给娃喝的橙汁都是勾兑的。

 

对于类似事件的曝出,我是早有心理准备。并不是我有什么特异功能可以未卜先知,也不是佛系了,看淡一切。而是当了一段时间自媒体之后,早就发现了一个诡异价值观——当我说拼多多假货时,有评论说“商人嘛,唯利是图正常”;当我说柳传志不做芯片是因为没有情怀时,有评论说“商人嘛,唯利是图正常”;当我说影视圈数据造假时,有评论说“商人嘛,唯利是图正常”;当我说雪乡宰客时,有评论说“商人嘛,唯利是图正常”……

 

是啊,当大家都认为作为商人,唯利是图很正常的时候,那么红黄蓝也好,假疫苗也好就都不奇怪了,因为他们都是——“商人嘛,唯利是图正常”。

 

 

唯利是图什么时候变成褒义词了?

 

有时候我就会坐下来想:要是科学家把实事求是,精益求精带到平时的日常生活里来,是会没朋友的;军人把令行禁止,一丝不苟带到生活里来,是会被骂有病的。可唯独商人,把唯利是图,斤斤计较带到生活里来,大家好像无所谓,甚至还颇有赞许。由此可见国人对于金钱,财富的奴颜卑膝已到跪舔的地步。

 

在市场,缺斤短两只要不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们都是可以去理解的,因为这不过就是唯利是图嘛;卖东西的以次充好只要不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们也都是可以去理解的,因为这不过就是唯利是图嘛;资本圈割韭菜,只要自己不是那个韭菜,他们也都是可以去理解的,因为这不过就是唯利是图嘛;企业暴力裁员,只要裁的不是自己,他们也都是可以去理解的,因为这不过就是唯利是图嘛……

 

好伟大的国人,理解万岁呢!

 

 

,数据采集,

曾经这种理解让我困惑了好长时间——平日里都挺鸡贼计较的人,怎么在这个问题上都如此通情达理,善解人意呢?

 

一天恍然——

 

偶然的机会听到一个故友的消息——那是我少年混迹街头时的哥们儿。他最近被当做黑社会分子判了。

 

我们几十年没有联络,他的模样在记忆里都模糊了。唯一给我留下印象的一件事是当年在他家看孙红雷演的《征服》。铁铮铮一条汉子看最后竟然嚎啕大哭起来。据他自己说,因为他特别理解孙红雷演的那个角色,特别懂他,被他感动了。

 

原以为是电视剧拍得好。后来当听说他被当黑社会抓起来后,我忽然想到——这可能就是他的宿命吧,他与那个角色本来就是同类人,才会如此心意相通。

 

由此我就想通为什么那么多人会特理解唯利是图了:

 

因为他们也是同一类人。唯一的区别是,有的人有利可图,而有的人暂时还无利可图罢了。所以,无论“唯利是图”做了什么,他们都是会去理解的,因为他们易地而处也会这么干。他们不恨“唯利是图”做的任何事,他们只恨自己竟然不在那条邪恶的利益链上能分一杯羹。这个道理就像监狱里的狱友更容易共情,精神病院的病友更方便沟通一样。

 

 

当“唯利是图”成为一个国人默契和社会共识的时候,什么假疫苗啊,什么红黄蓝啊,还有什么给孩子吃变质腐烂的食物啦……都是必然的结果。因为“唯利是图”是没有什么底限的,连“盗亦有道”都没有,彻底放飞了自我。

 

什么蝇营狗苟,什么狗尾续貂,什么瞒天过海,什么伤天害理……只要说:“我是商人。商人不就是唯利是图吗”便立刻被理解和原谅了,甚至还可以理直气壮起来。这时,再说什么道德,什么良心,都不是对牛弹琴了,而是对牛粪弹琴。因为当任何底限都可以在“唯利是图”的粉饰下变得模棱两可,含混不清的时候,别说道德,即使法律都会显得苍白得像张手纸。

 

有个朋友曾经留言给我说:你写那么多,有用吗?

 

回:连呐喊都不会的人只配默默死去。

 

我就这么嚷嚷着,权当是练习。这样就不怕需要呐喊时,喉咙里却没有了声音。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